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夜西风凋碧树

我真的不爱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影评人

电影杂食动物,看片良莠不齐。假装很懂电影,常常乱谈感想。约稿、想打我或者想被我打,都请联系QQ:443073090

网易考拉推荐

《电锯惊魂6》:又是一次杀人展览  

2009-11-28 08:54:52|  分类: 影视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锯惊魂6》:又是一次杀人展览 - 昨夜西风凋碧树 - 昨夜西风凋碧树

 

 自六年前,首部《电锯惊魂》以惊才绝艳般的姿态诞生以来,“竖锯”先生每年都如约而至,煞费苦心地和影迷们玩一次“游戏”,尽管随着剧本素材的不断深入挖掘和影迷们的见多识广,“竖锯”先生也逐渐有“江郎才尽”之感,本系列影片也逐渐现出江河日下的颓势,但是不可否认,凭着大家对前几集影片所累积下来的感情,对这个系列还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热情追捧的,哪怕它越来越像一场场单纯的血腥屠杀展览。

《电锯惊魂6》就是又一次杀人展览,除了在虐杀手段上花样翻新之外,已经完全没有了初出江湖时的精彩绝伦的悬念感和戏剧性了,这只是“第六届竖锯杀人方式作品展”。

 在最新的这集影片中,编导们又一次牵强地叫“竖锯”“死而复生”,阴魂不散地纠缠着世人,也难怪,少了“竖锯”那病态邪恶的心灵和天才睿智的大脑,这《电锯惊魂》自然会变得邪气全无更加平庸的。我想编导们现在后悔得要命,悔不该当初叫“竖锯”早早死亡,以至于现在弄得在剧情安排上捉襟见肘漏洞百出,于是不得不一次次搬出“竖锯”先生“泽被天下,门徒甚众”这样理论依据来。君不见前有阿曼达后有霍夫曼,他们都曾是“竖锯”虐杀游戏下的待宰的羔羊,却被“竖锯”的“旷世奇才”和“救世高论”所折服,甘愿为之驱驰。按照这个逻辑,如果条件允许(影迷们肯掏钱),“竖锯”这一门派发展到千秋万代源远流长也未可知。因为不管“竖锯”还是他的弟子,如果不断折磨杀人而行迹从不败露,那也就丧失了根本的逻辑性,影片也会变得毫无悬念,所以从这个逻辑上讲,给“竖锯”安排弟子还是说得过去的,同时也必须叫弟子们前赴后继,不断有人献身,不断有人顶替,方能叫“竖锯门”发扬广大。因此在这集影片中,当霍夫曼行迹败露之时,编导们隐约叫我们看到“竖锯”的前妻很可能是下一代“竖锯”游戏的发动者。只要“竖锯事业”后继有人,这个系列就必须生存下去。

《电锯惊魂》之所以吸引人,除了曾经悬念迭生的剧情和花样百出的虐人方法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竖锯”创造的杀人理论实在高明,在很多情况下会叫人觉得是“杀人有理,虐待无罪”,似乎被虐者都有可恶之处,至少不是毫无瑕疵的好人,都或多或少有些苟且之事,从这个意义上讲,“竖锯”成了某种道德审判者的代表,这种恶毒但是不无道理的作恶理论在很多影片中的高智商杀人犯中都有过,比如《沉默的羔羊》和《七宗罪》。在现实社会中,有时法律是合理而不合情的,比如有仗势欺人鱼肉乡里者被人怒杀,尽管被杀者罪有应得,但是杀人者还是要抵罪的,在这个时候,像“竖锯”这样的“邪恶的正义者”就有一定的市场和鼓动性了。而在本集影片中,更加突出了这一点,除了因霍夫曼阴谋败露之时不得不袭杀的三个警察之外,其余在游戏之中被虐的人似乎都罪有应得,或许这也是编导们为了这个系列的生存而做出的无奈之举吧。不管这个系列后来的命运怎么样,托宾.贝尔塑造的“竖锯”这样一手持“圣经”布道一手拿屠刀宰人的高级杀人犯形象是叫人无法忘记的,正是因为这个人物身上这种矛盾的双重性,一定会使之成为影史上的经典角色的。

“竖锯”先生六年来一年一度不辞劳苦地和大家说着同样一句“I want to play a game”,即便是他老人家拖着病怏怏的身子,苦心孤诣上下求索寻找杀人新方式,但在没有更富新意的剧情推出时,也难免广大影迷产生“审恶”疲劳。在剧情大框架已经无法再突破时,也只有在杀人方法上玩创新了,同时我相信很多人对剧情也不抱什么希望,看得也就是《电锯惊魂》系列到底能捣鼓出什么新鲜虐人道具来。如果从这个角度去看,《电锯惊魂6》还是蛮有看点的,到了这一步,我们就不得不佩服编导们在这方面的近似变态的创造能力来,在本集中最大的看点莫过于类似“俄罗斯轮盘赌”的一个生命取舍游戏,有别于赤裸裸的肉体切割,还是具有一定的心理冲击力的。《电锯惊魂》发展到今天,已经逐渐演变成一个杀人方式的系列展览了,每一集都会有新的杀人方式出现,我们可以回想一下,这六年来每一集的开头都会先来一次别出心裁的物理学和生物学的残酷展示,然后就是一出杀人道具大联展,叫人看的心惊肉跳,但是又不得不看,因此我们把《电锯惊魂6》看成“第六届竖锯先生杀人方式作品展”也无不可,至少这个展览所展出的“作品”本身还是有些看头的。

 惊回首,我们会不会有一种时光荏苒的感觉?不知不觉中这个系列电影已经伴我们度过了六年,尽管经历了从最初的一鸣惊人到现在的江河日下,但是关注它的人谁又能否认对它没点感情呢?这种感情就是明知道它可能毫无新意,但是光凭着去看“竖锯”如何杀人也会照顾它一次的。当托宾.贝尔的“I want to play a game”变得和施瓦辛格的“I will be back”一样有名时,当“是生是死,自己选择”快要成为醒世恒言时,谁又能否认《电锯惊魂》的成功呢?哪怕我们看到的仅仅是一次杀人展览。 

 

PS:

首先,“竖锯”是个物理学家、化学家、数学家,而且还是一个高级技工,不然不会把那些杀人道具制造得如此精密绝伦,毫无破绽;

其次,“竖锯”一定是个大富翁,要不然光制造这些工具就开销不小,更不要说要找那些迷宫式的房子了,要知道现在房产的价值可是很高的啊;

再次,“竖锯”无疑是教育家、理论家、心理学家和一代辩才,正是他的洞悉人性,叫自己的弟子从受虐者成为心甘情愿地接受他的理论教诲并为驱驰的马前卒,这一点孔夫子也甘拜下风,同时也叫那些倒霉的受虐者几乎哑口无言,难以反驳;

又次,“竖锯”似乎是一个身怀绝技的高手,因为他要抓谁就抓谁,手到擒来,没有一个能逃出他的手掌;

最后,从他前妻对他的感情和继承他的遗志并发愤图强锐意进取这些情节来看,“竖锯”应该还是一个情圣,而且是一个没有其他绯闻的好男人。

无语了,发现“竖锯”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俺耐你,“竖锯”!

  评论这张
 
阅读(25202)|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