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夜西风凋碧树

我真的不爱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影评人

电影杂食动物,看片良莠不齐。假装很懂电影,常常乱谈感想。约稿、想打我或者想被我打,都请联系QQ:443073090

网易考拉推荐

《秋喜》:坏就坏在名字上  

2009-11-02 09:12:49|  分类: 影视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喜》:坏就坏在名字上 - 昨夜西风凋碧树 - 昨夜西风凋碧树 

个人觉得《秋喜》总体上还属可看性比较强的作品,最起码情节紧张,人物刻画也比较丰满,颇具立体感,特别是夏惠民,让人印象深刻,要说不足当然也不少,觉得最莫名其妙的地方是电影的片名,可以说坏就坏在这名字上。

 按照片中的解释,“秋喜”是一个在当地很常见的名字,另外不言而喻,“秋喜”是对广州解放的季节的一个暗喻,意指“秋天的喜事”。本来这个名字在片中角色秋喜出来之前,尚无不可,但是当秋喜出场之时,如果事先没看简介,我相信很多人会和我一样认为秋喜一定也是个关键人物,十之八九是个地下党或者是个反派,当然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而片中她几次不穿鞋的“诡异”出现在宴海清门口的行为似乎也暗示了这种可能,并且秋喜出场又比较早,当人们把她和片名联系起来时,自然而然成了最大的“剧透”,显然降低了影片的悬念。

 当最后谜底揭开,发现秋喜跟国共两党没什么关系,只是普通人一个,甚至她也不能算一个关键人物,跟片中你死我活变化莫测的斗争基本没关系,而只是编导们测试夏宴二人“纯洁”与否的一个活“道具”。也就在这个时候,电影放弃了二人因信仰不同而造成的人性差别这个层面的讨论,而转向讨论二人的“纯洁”问题,到这个时候是让我最不爽的时候,并不是因为电影的结局推翻了我最初的“合理”臆想,而是因为编导们这样安排有故弄玄虚之感,让人觉得片名和电影主题完全不搭边。与其如此,倒不如干脆叫《纯洁》更符合电影内容。

 在片中,秋喜是“纯洁”的一个象征,最后夏惠民和宴海清对这个“纯洁”象征的“残忍行为”显然是编导试图从人性的角度,进一步展示在那个特殊历史条件下,斗争中的人的悲情而无奈的内心世界。毫无疑问本片是想深入刻画人物内心世界的,这种意图是值得称道的,而且在某些层面也是比较成功的,但是我想说的是“纯洁”与否不能解释剧中人的思想和行为的,而无论是夏惠民还是宴海清各自行为的最根本动因还是在于“信仰”的不同。纯洁,是简单无私的品行,没有什么私心杂念,一个纯洁的人是无法进行暴力活动的,无论革命还是反革命都是暴力行为,都有杀戮和流血,而这恰恰是与“纯洁”不相容的。因此,片中关于“纯洁”的命题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看过《朗读者》的人都知道,片中女主人公汉娜在纳粹时代曾经间接杀过人——她目睹自己看管的犹太人被烧死没有采取措施——这也成为后来她被定罪的原因。看管犹太人是她的职责,她只是不自觉地认为犹太人不应该被放跑,在那种条件下,全德国都陷入了对领袖“英明神武”和德国“强大无敌”的疯狂迷恋之中,很多人都无法对纳粹的行为做出正确的判断,更何况是一个文盲?如果把汉娜置于另外一个环境,我相信她是会对那些犹太人施以援手的。《秋喜》中的夏惠民所有的残暴行为,都是基于他的工作的性质以及他所服务的政府的要求而做出的,换句话说因为他的信仰要求他必须那么做,在他看来共产党是邪恶的是应该被消灭的。夏惠民在人之初的时候,很难说就是一个不纯洁的坏人,一切皆因他后来所选择的信仰,他的行为必须为他的信仰服务,有时其实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因此夏惠民说他“也纯洁过”这本身是对的,只是参政之后的所做作为就不是“纯洁“与否的问题了,而是信仰的驱使,至于他的信仰是否符合历史潮流是另外一个问题。反过来作为我地下党的宴海清以及从容赴死的陶先生,也都是因为信仰而战斗,他们肯定是好人,因为他们在当时毫无疑问是代表着进步,代表着普通大众的意志,但也无法说他们就是纯洁的人,或者说以今天的历史观来,“纯洁”这个词是不能准确形容他们的行为的。

 所以一旦否认“纯洁”对剧中人物的决定作用时,我们就会很费解夏惠民暗中设计让宴海清枪杀秋喜这场戏,除非夏惠民已经确定宴海清就是共产党,否则一个再糊涂的上司也不会在准备带到台湾的亲信和自己之间制造这样不和谐的事件,事实上,夏惠民只是怀疑而已,他完全可以用其他手段考验宴海清,而没必要纠缠纯洁与否这个问题。作为一个有政治信仰的人,在那种大厦将倾的局面前是不会再考虑个人是否“纯洁”的问题,因为没有任何意义。为了探讨这个问题,影片还设置了秋喜这么一个角色,而这个角色和片名联系起来,有一种不打自招而又难以自圆其说的感觉,不打自招是因为秋喜一出场,观众就知道她“有戏”,难以自圆其说是到最后观众发现她不是什么关键人物,而是一件和主题脱钩的“道具”。

 因此,本片安排秋喜这个人物其实是多余的,而且正是因为秋喜的存在,导致了电影片名的“怪异”,成了不是剧透的“剧透”,坏就坏在这名字上,还不如叫《纯洁》更符合影片想表达的主题,尽管这个主题未必符合情理。

  评论这张
 
阅读(166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