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夜西风凋碧树

我真的不爱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影评人

电影杂食动物,看片良莠不齐。假装很懂电影,常常乱谈感想。约稿、想打我或者想被我打,都请联系QQ:443073090

网易考拉推荐

《Laughing Gor之变节》:诡异的江湖,难守的节义  

2009-10-17 09:39:07|  分类: 影视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熟悉港片的人都知道邱礼涛的路子一向都比较“邪”,他的很多作品都喜欢剑走偏锋,可谓香港邪典电影中硕果仅存的导演,当王晶等人越来越“守规矩”时,邱礼涛依然在特立独行地“挣扎”在那条我们曾经无比熟悉的“诡道”之上。这一次,邱礼涛玩得居然并不是他最拿手的邪典电影,但是这部关于卧底的警匪片依然“邪气”十足,这是属于邱礼涛的诡异江湖。 

这是一部香港电影中最常见的关于“二五仔(卧底)”题材的警匪片,所不同的是本片的卧底关系更复杂,用电影中的台词来讲,这是一个“卧卧底”的故事,即片中的卧底不仅仅是单纯一方的卧底身份,而是被警匪双方反复派遣的双重卧底身份。以至于在身份的不断重复和改变之中,片中人物最终几乎迷离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在警匪之间的最终抉择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禁叫人感慨:江湖之中,板荡之间,变节与守节,究竟孰是孰非?变节之人当横死街头,守节之士又路在何方?

 电影《无间道》系列曾以充满寓意的叙事手法和黑暗的影像氛围几乎将卧底的故事诠释到完美,但是邱礼涛的这部《Laughing Gor之变节》除了在气势上弱于《无间道》之外,在故事的演绎上可谓颇多新意,给人耳目一新之感,这也是邱礼涛电影的一个特点。《Laughing Gor之变节》实际上是讲的两个卧底,阿一(黄秋生)和梁笑棠(谢天华)由警变匪和由匪成警的故事。卧底的生活已经选定,双重的身份已经背负,在警与匪,黑与白之间,如何做出选择完全靠自己的判断和认知了,但是不论何种选择都将背负“变节”的罪名,为原来的阵营所不齿。变节容易,转念之间而已,但是“变节易主”之后感情上的矛盾和精神上的折磨才是真正痛苦的根源,毕竟人是无法忘记过去的,而人生的很多痛苦就是因为有回忆的存在。

  本片最大的趣味在于:作为卧底,阿一和梁笑棠都十分投入地扮演了他们本来应该反对的那个角色。当然我们可以理解为他们是为了在敌对阵营中更好地生存而不得已为之,但是其中何尝没有那种身在其中、日久生情而身不由己地假戏真做呢?一方面人是感情动物,当黑帮老大以兄弟情谊江湖义气相待,谁能保证某一瞬间没有感情的爆发?另一方面,人又都是崇尚权威的,当一个黑道中人,整日身处恪守正义为民所仰的警察中间,那种使命感和荣耀感又何尝不会迷离了本来的方向?这种心态,在陈佩斯的小品《主角与配角》中有非常形象的刻画,当一个人对某个人物和角色模仿得太久得时候就会产生那种“自以为是”的感觉。在电影中,这种“自以为是”的感觉对于我们观众而言是极具戏剧效果的,而对于身处其中的主角往往是致命的,正是这种自以为是的“投入”使得他们进退失据、首尾难顾,或亡命天涯,或横尸街头,欲求一善终而不可得。

  片中两位黑老大阿一和座头(吴镇宇)的发型都十分古怪,尤其是一哥黄秋生每次出场都穿着不同的只适合在T台上穿的衣服,并且都有若干美女左拥右抱,十分之诡异十分之邪典十分之不合情理。我可以把这种形象理解成为阿一做不成警察而形成的极端扭曲和炫耀的心理在作祟吧,这和《新宿事件》中吴彦祖在断臂之后的形象改变如出一辙。正是这两个角色由内到外的表现,极大的渲染了本片的“邪气”,我宁愿把这看做邱礼涛影像风格的一个表现,邱礼涛总喜欢在某一类型电影或者某一个类型角色上加入一些以前不曾有过的元素。君不见,拍虐杀电影,邱礼涛以变态邪恶而惊世骇俗的《人肉叉烧包》冠绝香港深入人心;拍世俗电影,邱礼涛以诚恳戏谑深入精髓的《性工作者十日谈》描绘出一幅香港的世俗画卷;拍鬼片,邱礼涛又以温情诡异独辟蹊径的《头七》讲述了一个轮回报应的另类鬼故事。同样这部《Laughing Gor之变节》虽然讲的也是几乎到了烂俗地步的卧底故事,但是邱礼涛就能玩出点新鲜东西来,不管你接受不接受,这就是邱礼涛的风格。他的作品始终打着香港电影中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洋舶来精神相结合、庸俗恶搞和微言大义互砥砺的烙印。

  本片有一处最大的不足在于对阿一由警到匪的转变交代的过于简单,有些牵强,如果用他自己的话来讲,那就是他觉得做贼更有意思一些,只有这样才说得通。真正值得探讨的是最后一幕,梁笑棠举枪在警察潘文基(黄日华)和阿一之间瞄准时,影片曾经一度给了一个悬念:究竟死的是警还是匪,换句话说梁笑棠最终选择做警还是匪?本来可以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结局:即要么阿一死,梁笑棠和阿一完成彼此的身份转换,形成一个警匪对调的结局;要么是潘文基死,黑帮势力取得了暂时的胜利,虽然很黑暗但是我相信会更有一种残酷的魅力。这种开放的结局我认为比影片真正的结局更有趣味。

 但是如果我们抛开社会法制不谈,单纯地从个人感情和各为其主的角度上去看,对于梁笑棠而言,不论他射杀的是谁,都是危难艰险之时,他内心最真实的“节义”的表现。经历了警和匪这两种极端生涯的如火般的锤炼,无论是阿一还是梁笑棠,心中那曾经要恪守的“节义”都无可奈克地被扭曲和虚化而无所适从,最后当这个“节义”要在江湖规矩和社会法律之间做出取舍时,整个事件就变得无比残忍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