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夜西风凋碧树

我真的不爱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影评人

电影杂食动物,看片良莠不齐。假装很懂电影,常常乱谈感想。约稿、想打我或者想被我打,都请联系QQ:443073090

《赵氏孤儿》:陈凯歌的两难  

2010-12-08 00:14:47|  分类: 影视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氏孤儿》:陈凯歌只是用力过度而已 - 昨夜西风凋碧树 - 昨夜西风凋碧树 

《赵氏孤儿》:陈凯歌用力过度

 在《赵氏孤儿》中,我们能看到陈凯歌的诚意和用心,即使人们再指摘陈凯歌江郎才尽也不能忽视影片相对出色的悬念感、感染力以及精美的画面感,这些都是一部好电影所需要的基本条件。然而,有了这诸般好处也并不能改变《赵氏孤儿》在改编经典故事上用力过猛导致的尴尬。若论剧情剧力的精彩,《赵氏孤儿》只是半部好戏,若论思想内涵的深刻,《赵氏孤儿》则走向了讨好现代观众的极端,给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强行植入了过多的现代人的价值观念和行为准则,总有些矫枉过正的嫌疑。或许《赵氏孤儿》的这些特征,也正是此时陈凯歌个人艺术上的两难境地的真实反映。

《赵氏孤儿》的故事在戏剧中也叫“搜孤救孤”,所谓的“半部好戏”是指得影片前半部分的“搜孤救孤”上。在这段戏比原来故事要复杂,程婴、公孙杵臼、韩厥等人的身份和戏份都做了大幅度改变,“搜孤救孤”的过程也曲折了很多,悬念感以及随之而来的紧张感都有此产生,尽管结果人人都知道,但是通过这种戏剧手法的铺垫和遮挡,依然能让人看得心弦紧绷,这就是一部电影能让大多数观众觉得“好看”的基础。这也是《赵氏孤儿》正视现代消费市场的客观性做法,既保留了原著的精髓又满足了观众一定的情绪刺激,此间陈凯歌的功力还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很显然的是,无论是导演还是观众都知道真正发力的部分应该在后半部分,然而恰恰是在后半部分电影陷入了用力过度但又无处着力、本应激情澎湃却是矫情做作的尴尬局面。

 在《赵氏孤儿》这个故事的原形中体现的是“忠义”二字,陈凯歌显然是想弱化这一传统思想,因为在“忠义”中国的历史上,往往是愚忠谬义,有时甚至是泯灭人性的做法。陈凯歌就是想在这一点上有所革新,想让《赵氏孤儿》回归人性本质,让他变得更符合现代人的价值观,这本来是一位有想法的导演应该去做也必须去做的事情,但是他却在这个关键部分又一次走向了极端。如果说陈凯歌在《无极》中走向了虚无缥缈内容空泛的极端,那么在《赵氏孤儿》这部分又走向了为深沉而深沉为深刻而深刻为深情而深情的极端,这样的结果只能有一个:矫情。

  屠岸贾之于程婴有杀妻灭子之恨,陈婴恨之入骨,不论采取什么样的报复手段都不为过,但是偏偏采用了抚养赵氏孤儿并忍受十五年煎熬的极端做法,最后的目的就是让屠岸贾体会那种知道真相之后的痛苦,这种做法虽然具有戏剧性,但它违背了人之常情,试想杀妻灭子之恨在有机会报仇的情况下谁愿意甘心等待十五年?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做法只是在报仇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的无奈之举,而影片中表明韩厥是有机会复仇但陈婴却阻止了他。如此看来还是原来“程婴舍子,公孙舍命,抚养忠良遗孤以司机报仇”的故事脉络更符合逻辑。而且陈婴携赵氏子投奔屠岸贾这一节是十分愚蠢的,先不说程婴能否忍受天天面对仇人而强颜欢笑的痛苦,就屠岸贾这么一个做事绝决的政客来说,他怎么可能放心地让一个被自己杀了妻子的人留在身边呢?除非是脑子进水了?至于最后他和屠岸贾的“巅峰对决”更是有些无厘头了,一个位高权重的朝廷重臣居然像个江湖客一样跟人决斗,这和屠岸贾前面因图谋权位而诛杀赵盾家族的做法是很矛盾的,这根本不是一个阴险政客的做法,倒更像是一个敢作敢为的豪杰。诚然,影片这样安排是为了刻画屠岸贾、陈婴包括韩厥、赵武等人作为个体的人的复杂性,但是却忽视了当时的时代认识和故事原型本身所设定的诸多限制。

《赵氏孤儿》的故事具有十分悠久的历史,它所承载的传统价值观念是很难撼动的,改编这样的故事就跟改编《三国演义》等经典名著一样,只能在细节上微调,任何想大动手术的做法注定要失败的。陈凯歌的出发点无疑是好的,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自说自话的矫情。这样的故事也没有必要非拿“搜孤救孤”来垫背,虚构一个时代背景和故事,效果其实更好。讲人性也没必要颠覆经典,况且“义不负心,忠不顾死”的传统价值观并非一无是处,依然具有现实意义,当代人应该批判性地继承中国文化中闪光的那一面,否则人们现在还有必要崇拜关二爷吗?因此电影《赵氏孤儿》根本不需要如此大动干戈,只要按照原来的故事脉络,以王学圻、葛优连带演技爆发的黄晓明的合力理应能让这个故事呈现出其悲怆感人的特质,因为“忠义参天”本身就是人性中足够感人的那一面。不必一棒子打死,拥护我们该拥护的,反对我们该反对的,这就足够了。

        我们不该否定陈凯歌的诚意,说他江郎才尽也为时过早,人的一生很长,未来难以预料,在合适的机会里创造力再度爆发也是有可能的,这一点在中国的其他导演身上都是可以期待的,只是这一次名导演陈凯歌在雄心和诚心之下,发力点找的不是地方,仅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82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