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昨夜西风凋碧树

我真的不爱看电影

 
 
 

日志

 
 
关于我

著名影评人

电影杂食动物,看片良莠不齐。假装很懂电影,常常乱谈感想。约稿、想打我或者想被我打,都请联系QQ:443073090

网易考拉推荐

《惊天危机》:这事儿能不能在中国搞?  

2013-07-23 19:14:59|  分类: 影视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惊天危机》:这事儿能不能在中国搞? - 昨夜西风凋碧树 - 昨夜西风凋碧树


《惊天危机》:这事儿能不能在中国搞?


    假如本片放在上世纪8090年代,绝对可以被视为动作片的圭臬而被载入史册,而今天,有《虎胆龙威》、《勇闯夺命岛》等珠玉在前,观看本片难免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可这并不影响它成为一部令人有畅快观感的好电影,它称得上是质量上佳的商业大片。特别是,当我们拿同期上映的另外一部关于白宫被占领的电影《白宫陷落》来比较时,《惊天危机》的优势就更加明显了。

 

    在动作片这个领域里,老美的喜欢意淫是出了名的,他们总是要给自己树立一个“假想敌”,否则很多动作片就没有了“敌人”。在冷战时期,有苏联充当这个角色,凡是坏事都往苏联人头上按。苏联解体之后,老美没有了明确的势均力敌的对手,就拿“恐怖分子”来说事,而中东、西亚那边的人喜欢干这行,所以有一段时期老美的动作片里的坏蛋基本上都是大胡子。此外,伊朗、朝鲜等几个倒霉国家也经常会被拿来当前苏联的替代品来开涮,有时候中国也会跟着一起倒霉。《白宫陷落》这部电影就是讲述朝鲜人控制了白宫,正是因为这一点,这部电影从一开始就失败了,最起码让我觉得十分陈词滥调。谁都知道朝鲜跟美国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再怎么意淫它也没那本事,所以从电影开篇,《白宫陷落》就陷入了严重的不靠谱之中,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会对这种故事报以无奈的讪笑。

 

    在这一点上《惊天危机》就高明了许多。它没有明确地从美国外部环境中“意淫”出一个敌人,而是从内部政治分歧中树立了一个敌人,而政治观点和政治信仰的不同有时的确会制造具有相当破坏力的敌人,特别是这个敌人掌握了一定的国家资源时,这在逻辑上是能说得通的。其实我们看过的那些比较经典的好莱坞动作片甚至包括一些出色的政治惊悚片都没有过分意淫国外敌对势力的内容,而基本上都是从本身体制中寻找问题,让故事具有了一定的思考余地。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的故事是认真编写还是胡乱意淫,公众大概还是能区分出来的。出了事,先从自己身上找问题,别动不动就怪别人,咱妈从小就这么教育咱的,是不是?

 

   《惊天危机》和《白宫陷落》这两部电影确实很像,都是一名孤胆特工力挽狂澜,都有一名勇敢而有责任心的美国总统,都有一个歇斯底里的坏蛋,都有一个藏得很深的叛徒,甚至都有一个技术高超的黑客。可见要想占领白宫,必须有这么一套班子,否则事儿成不了。

 

    其实罗嗦这么多都不是我想说的问题,我想说的问题是,这事为什么在中国成不了?

 

    假如在电影中我们把中南海给毁了怎么样?这里我没有任何政治目的,我是说从纯电影的角度去模仿老美拍他妈几部动作片行不行?显然不行。请注意,在提到“在电影毁掉中海南”的时候,我必须赶紧解释一下我没有任何政治目的,否则这事就严重了,要是早几年,搞不好立刻被劳教了。这就是国情不同,所以这事成不了,可为什么成不了,难道仅仅是体制的原因吗?我认为不那么简单。

 

    在《惊天危机》中,主角约翰的女儿一直叫他的名字,在中国可能吗?你叫你爸名字试试,早就一个大嘴巴抡过来了。很多美国电影中,子女直呼父母兄弟的名字的场面很常见,这和中国不一样。在中国尊卑有序的观点是根深蒂固的,这是文化,日本韩国跟我们体制不一样,可是也不能胡乱称呼长者的名字,跟体制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在中国,长者、父辈和祖宗的地位几千年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宗法制度和国家体制相结合已经深深进入了民族的血液,因此,作为一个政权的象征,中南海是不容许被毁掉的,哪怕是在电影里。当然,在历史上的政权交替之间发生的破坏那是另外一回事,不在这个范畴之中,可是要记住每一次政权的更替都是毁掉一个象征,再重新建立起另外一个象征,换汤不换药的。

 

    毁掉政权象征比较敏感,那么毁掉民族象征可以吗?比如,我们把长城炸掉呢?好像也行不通。长城从它修建起来就是为了抵御外侮的,尽管以后的历史事实证明它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它的军事意义,可长城终究无可替代地成为了中国民族的一个图腾,长城脚下的农民可以把它的城砖拆掉去盖猪圈,但要是在电影中给敌对势力毁掉,很可能还是一个很有争议性的问题。我们历史悠久,可历史包袱也非常沉重,美国历史不长,可同时也没有什么历史包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像个愣头青一样,于是大多数破坏力极强的电影都是美国人而不是其他什么人创造出来的,就在不断破坏过程中,美国人创造了好莱坞强大的电影工业,也创造了历史。

 

    在《惊天危机》中的美国总统也是个英雄,在大多数此类电影中,美国总统都成为了英雄。尽管在日常政治生活中,美国人民可以向总统扔鸡蛋,甚至扔个盒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在中国,这样的事是永远不会出现的,这不单是个体制问题,台湾和我们体制不一样,他们也没有让领导人光着膀子去打砸抢吧?在中国,自古以来的衙门都是高高在上的,进了衙门,别管你有罪没罪,你得先下跪,向父母官表示你的敬意。敬意有了,距离也就有了。即使到了现代社会,当官的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特别是当大官的,必须有派头,打打杀杀的事交给民警们去干,所以我们的领导人成不了英雄。即使是英雄,那也是被抽象化了图腾化了的,只可远观不能近看。所以让中国领导人拿个火箭筒,别说政府不同意,就是我们自己看了也觉得他妈得别扭。你没有这个土壤,自然种不出那个花儿。

 

    无论是《惊天危机》还是《白宫陷落》,片中的特工都是有“毛病”的特工,导演都安排他们在拯救白宫的同时实现自我价值,这其实就是一个速成版的美国梦。美国的文化中是崇尚个人主义的,先有小我,才有大我,通过满足小我的欲望和通过实现小我的价值,去完成大我。在中国,个人欲望自古都是被压制的,儒家文化中经典的案例就是“克己复礼”。这里我不否定儒家文化,它有它的优势。五四运动的时候,我们曾经打倒过儒家文化,后来发现这个运动其实也有很大的负面性,这已经是被历史证明了的,这里按下不表。回到我们的主题上,假如在电影中我们让中南海出了事,又让谁来拯救呢?一个老警察?一个退伍兵?连我们自己都不信他们能搞得定,到了最后恐怕还得靠集体主义。因为,在中国文化中没有个人英雄主义的土壤。项羽、岳飞、戚继光等算吗?恐怕算不上,他们都是带了一大队人马的,落了单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光荣事迹。况且这些人都是体制内的人,本身无法代表广大民众。那么梁山好汉算是体制外的吧?在没有被招安前,也有不少英雄事迹,可这些事迹基本上都是劫富济贫,就是和政府对抗也是大伙儿并肩子一起上的,从来没有单干的,更何况他们内部不也搞了一个座次排名吗?一搞排名就把个人主义给打压住了,不能僭越你的名次。我们文化中唯一的一个个人超级英雄恐怕就是孙悟空了,但无奈的是他最后也没成了事,被佛祖和唐僧联合起来给毁了,而拯救中南海恰恰需要的就是孙悟空那样的英雄。

 

    其实这个问题比较大,说起来很复杂。我想表达的仅仅是,有时候把问题的原因简单地归结为体制是不全面的,这和文化的关系很深。在这里不想比较中美文化的优劣,也不是妄自菲薄地说我们的文化糟糕,美国文化也未必全是精华,这也是事实。只是从《惊天危机》这部电影中联想到一些问题,多想了一些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34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